忍者ブログ

[PR]

2017年05月27日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虚空的假面 第一章 贵族 part 2(2)

2017年02月03日
达繆隆侧着身穿过马路,路人仿佛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推走,大家默认地匆匆给他让出了一条道。
一开始是露天商铺的店主发现了他,看父亲样子奇怪女儿也明白了,有骑士大人正在朝自己走来。女孩未施粉黛,可爱的脸庞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达缪隆拿出平时最擅长的待人方式,笑着对女孩说:
“这位小姐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“请、请问……骑士大人……?”女孩好像还没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一时僵在原地。

PR
つづきはこちら "虚空的假面 第一章 贵族 part 2(2)"

虚空的假面

2016年03月27日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2-(1)

“天气真不错。”
达缪隆站在大路中间仰望着帝都扎菲亚斯的天空。
天空的颜色与法里海德并无二致,只不过多了几圈环绕在市街上空的结界光环。
肉眼可见四道发着光的巨大环状物将帝都全域笼罩,想看清它们全貌唯有离开庇护,走到结界之外的地方。
在帝国境内所有结界中,帝都的结界拥有最高性能。也可以说是整个世界——迪鲁卡·琉米雷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结界,四重光环便是其象征。
意识到被这不得了的大玩意与陆地上众多建筑物夹在中间,达缪隆莫名地感到自己特别渺小,不太舒服。两重结界已经够憋屈了更何况四重,这种压迫感他至今都不习惯。
看了看旁边,一柄巨剑由帝都中枢直冲云霄。如此庄严之物便是守护帝都的结界魔导器,也只有它能输出四重光环了。剑尖上方运行着巨大方阵术法——这片王冠纹路的光之纹章也算是帝都结界特有吧。
达缪隆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这片景象的时候。
在前往帝都的途中,骑士们对达缪隆还是比较有礼貌的。就算这个新人以后成了自己的部下,好歹是名门贵公子。
他机灵地跟大家搭话,很快融入到了团体里,顺便打听出了今后骑士团生活是何种样子。
“来这里最希望的当然是直属于帝都骑士团了。”
马背上一名骑士直言。
“实现不了的话,发配到大点的城镇也行,这是底线。”
“这么说去乡下过得不开心?”
骑士们大笑着摇头。
“你认为这地方的骑士团要做什么?城镇这么小,去别处工作的人自然也就不少了。”
有的骑士说乡下魔物多一些,有的骑士说这地方并不富裕,商队规模不大,自然没钱雇什么保镖,因此依靠他们的机会就比较多。
大家觉得道理不用讲达缪隆肯定深有体会。
“而且大多数委托来自平民,你真打算为他们卖命吗?”一开始那位骑士说道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
从骑士们的态度和话语间,达缪隆大概察觉到骑士们渴望的到底是什么了。
“从这点来看法里海德还不赖,在街上走几圈就完事,偶尔轰一轰那些小偷。”
自己搞不好还在小巷被这个骑士驱赶过呢,达缪隆老实承认。
“不过还是帝都生活好啊。”
(这些人好像都是扎菲亚斯出身)
骑士们充满优越感的口吻让达缪隆下定决心,自己可不能变得像他们一样。
不过让他们如此引以为傲的故乡,帝都,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真想早点见识一下。
而他很快就得偿所愿。一行人聊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穿过小树林,忽然一名骑士很激动地大声说道。
“看到了!终于回来了!”
其他骑士跟着欢呼。
(帝都吗?在哪里……)
顺着他们指的方向望去,小树林不知何时早被甩到身后,前方视野一片开阔。
达缪隆倒吸了一口气。
一眼望去首先看到浮在空中的光,随后是笔直地插入苍穹的巨剑顶端——浮在空中的巨大结界以及驱动它的结界魔导器,达缪隆被这常识之外的景象震慑到了。
那便是传说中的大都市。
隆起的山包表面林立着数不清的建筑,基本没有小型的,可分辨起来又相当困难,也许这就是大都市才有的规模吧。
市街为多层同心圆构造,由墙壁隔开,向里收拢。都市整体的庞大让墙壁显得很不起眼。但是周围任何建筑物都明显比法里海德高。而矗立在中央山顶最显眼的位置的大城堡,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皇城了。
城堡中央有一把超乎寻常的巨剑直插云霄,四重光环围绕。。
达缪隆曾经想过,大城市肯定有大城市的样子,但是亲眼所见却是完全超乎想象。和这里一比,法里海德当真是乡下。他甚至觉得此番景象并非人类可以完成,不知不觉看得入了神。
“那就是扎菲亚斯,统治迪鲁卡·琉米雷斯全部领土伟大的帝都。以皇帝陛下为中心,全世界的心脏,最大的都市。”
骑士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。
“扎菲亚斯……”
达缪隆喃喃地说出这个名字。
骑士滔滔不绝赞美着皇城的壮丽、集市的繁华、名门望族的府邸与住在那里美丽的贵妇人,达缪隆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(不会错,那里等待我的是足以让故乡记忆褪色的新鲜刺激的生活)
就这样,达缪隆.阿托麦斯,被故乡放逐的法里海德放荡贵族,来到了扎菲亚斯。


“喂,发什么呆。”
声音把正在出神的达缪隆拉回到现实。
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名骑士,他叫米尔潘,而他身后还有俩人,也是熟面孔,都是和自己一个小队的同伴。
米尔潘和那两个人都是贵族,且血统纯正帝都出身。
达缪隆来到帝都已经过了大半年。
期间有让人手忙脚乱走形式的入团考试,训练期过后他便与这些人成了队友。
虽说成绩优秀被留在帝都,但是之后的任务并没有展示骑士的本领,接近美丽贵妇人的心愿也没能得以实现,与他的期待相反,这半年平淡得好像白开水。
米尔潘他们觉得这位后辈天生机智,普通人入团立刻会表明自己家世背景,达缪隆则是先和大家打成一片建立人际关系,几个人也就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位后辈。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天气不错。”
“说起来有段时间没下雨了呢。”
和达缪隆不同,这些人并没有注意结界的变化。对于他们来说巨大的光环和空中漂浮的云一样,存在得理所当然,平凡得不值一提。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有如此心境呢?达缪隆有点无法想象。
“你在这里干嘛呢?”米尔潘问。
达缪隆挠挠脑袋。
他不指望这群人理解自己有时候想独处,再加上庞大的帝都自己尚未摸清,也没有找到适合溜进去的酒馆。
“我在待机。”
米尔潘倒也接受了这不像理由的理由,本来待机时间就算不在屯所,也没人会在意。
待机时间,就是如字面意思骑士们在屯所某处等待任务,没任务的时候就要留守待命,而贵族出身的骑士占了大多数。
“我们要去噬月亭,你来吗?”
小队里站在中间的米尔潘问道。
“哦~不错嘛,我去我去。”
达缪隆完全忘记还是工作时间,爽快地答应了。反正就算被逮到顶多也是骂一顿而已。
四人穿过帝都商业区朝着常光顾的酒馆走去。
商业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,可以说是与皇城并立,扎菲亚斯另一个引以为傲的中心。无数从帝都带来的商品在这里交易,有的直接在此消耗,有的则被送往其它城市,很少有贵族亲自驻足购买,但是他们的穿着已表明一切,而且经常能看到贵族家丁。
擦肩而过的人大多家境殷实,大家看到达缪隆一行走来,就好像逃离大鱼的小鱼一般,立刻保持距离让出道路。
好像把我们当成危险的地痞无赖,达缪隆苦笑着想,在平民看来,无赖也好骑士也罢,都是差不多的家伙。
“我说,噬月亭好是好,偶尔换换口味如何?”达缪隆身后的骑士提议。
“你的意思是?”旁边的骑士问。
“噬月亭有点吃腻了呢,偶尔换个不同感觉的不是更有趣吗?说白了就是,一般人。”
“想和外行人喝?你小子是兜里没钱才这么说的吧。话说你有目标了?”
有的话一开始就说了好吗,同伴耸了耸肩。
米尔潘望着大街露天商店。
“那姑娘怎么样?虹色棚顶那家隔壁第二个。”
“米尔潘你这家伙喜欢那种类型啊。”
“想请不认识的平民喝酒?真会来事。”
“不是你们说的吗?”米尔潘道。“就算是平民,也有姿色不错的,而且找个平民也不会给自己惹事。对吧,达缪隆。”
并不发表意见,达缪隆随便附和道。
“嗯?啊,是这样吧。”
“好,那么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我?”
“你不是说过自己擅长搭讪吗?”
其他同伴也向他投来期待的目光。
没有写在脸上,但是达缪隆的内心很不舒服,自己再怎么放荡不羁,也没对平民下过手,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。即使自己骑士资历尚浅,所有平民对骑士的反应他也再清楚不过。
但是米尔潘那群家伙才不会管吧,实在不行亮出骑士身份使用强制手段,他们想得非常简单。
所以说那些人才是骑士,就像父亲那样的才是贵族一样。
想到此他颇为放松,与人交往其乐无穷呢。达缪隆浮夸地应了下来。
“明白了,各位不开窍的朋友,请允许在下献丑了。“


待续

虚空の仮面

2015年11月19日
虚空的假面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1-(2)


“加入帝都骑士团。”
“骑士团?”
“你再顽劣,也必须在那里待上几年学习规矩,到时候就明白身为《帝国》贵族的一员应有的言行了。”
“我干嘛要学?”
无视儿子最后一句话父亲继续说道。
“运气不错,最近正好有一只要返回帝都的队伍在这边,你跟着他们回去我就不担心了。手续都已经办好,下次入团考试应该来得及,考试内容嘛,这你不用管……喂!有在听吗?”
听到也难以认同。游手好闲者也好认真过着每一天的人也罢,好像赶瘟神一样把人塞到军队里勒令他从今天起做个士兵,士兵们也不欢迎吧。
达缪隆明白此刻该采取的行动。
“恕难从命!”
他灿烂一笑,优雅地行个礼后,就像兔子一样逃了出去。
达缪隆.阿托麦斯,名门阿托麦斯家的公子,无人不知不人不晓放荡少爷,魅力与诱惑力并存,男人们倍感棘手的对象。
现在多了个逃亡者的称号。
当主斯帕尔多并无意声张,但是阿托麦斯的家丁们倾巢出动,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他家少爷这架势,也算让家丑外扬到了整个法里海德。
传说那个达缪隆离家出走被各种寻呢。
平时被达缪隆耍弄的家伙们可算逮到一个能翻身的机会,还有很多八卦爱好者与寻求刺激的人前赴后继。
就算达缪隆被这么多人盯上,但如果让他逃回家就一筹莫展了。不过像本次被赶出家门不能回的状况对阻击者来说却是极好的机会。
“达缪隆少爷!”
“在哪里!看我不杀了你!”
“达缪隆少爷,您在哪里啊!”
“我会先抓住那混蛋,然后绑到麻袋里一顿胖揍!”
“达缪隆少爷!”
听着呼喊自己的声音渐行渐远,当事人自言自语道。
“接下来该怎么办呢……”

他目前所在的地方并不属于贵族区,而是平民熙来攘往街道中随处可见的酒馆。
以前偶尔想独处的时候,他会脱下贵族的衣装换上一身平民服,跑到这里来。
从未戏弄过平民——并不是有着博爱精神,非要说的话,因为这样做缺乏乐趣,所以他的仇家都是清一色的贵族。还好店里的客人即使对贵族街的骚动有所耳闻,也没人发现当事人就在他们旁边。
客人们批判了一会儿当下社会风气,最后还是回到了日常的清扫啊修缮啊等话题上。
达缪隆环视一圈店内,因为事出突然也没带合适的衣服,他只好把显眼的外套以及饰物脱下,好在店内昏暗,暂且是安全的吧。
仰望着泛灰的天花板,达缪隆在想短时间内的对策。
(找个“相好”的姑娘先藏一阵,不过会给人家惹麻烦吧)
换做平时,他会先在某处躲到风头过去,或者悄悄溜回家。
看来这次行不通了。要面子的父亲就算家丑外扬也狠了心不让自己回家,看来他的想法很难改变了。要躲可是持久战。
关于骑士团,达缪隆的印象里他们负责整个街道的治安,有时候追捕自己,并非热心肠,和贵族不太一样的嚣张,因此自己就没想过成为这些人的一员。
听说过不少贵族子弟加入骑士团,没想到父亲为了纠正儿子秉性也会这么做。还是说只是走个形式……
(……纠正秉性嘛)
达缪隆不太舒服,就算父亲打心眼里期待他的蜕变,可究竟希望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呢?
“举止像一个贵族”是父亲的口头禅。像一个贵族。
父亲给出的解释与自己的想法大相径庭。达缪隆认为是矛盾的,展现出与高贵身份相匹配的礼节与教养的同时,不可以表现得高高在上。达缪隆实在找不到平衡点,所以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释贵族的定义。

但在父亲看来儿子的言行和别人家放荡公子哥没什么区别。不仅是父亲,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可以真正理解他。
达缪隆非常孤独,身边那么多朋友、家人又如何?却找不到一位知己。法里海德是他的家乡,又好似一个他从未离开过的异国他乡,更确切来说,自己才像一个漂泊客。
(——别想了)
他摇了摇头,这问题早就困扰太久,最后他选择活得像一个不拘小节的贵族。
像为了避开古旧的伤痕一样,他把这苦恼塞回了记忆深处。
接着浮现出了和父亲的对话。
去帝都,加入骑士团—骑士团—帝都—在故乡生活—在帝都生活。
有资格佩戴传说中的高贵之剑,在帝都生活会是怎样一番感受呢?达缪隆用放荡公子的方式思考着。
帝都,顾名思义是皇帝的都城,法里海德的任何一个贵族,无论多纯正的血统、多富贵的门第,放到帝都都不值一提。那里有着历史更加悠久的世家、有血统更加高贵名门闺秀。在帝都大多数贵妇人眼里,她们只会觉得法里海德出身的姑娘都是乡巴佬。
嗯……放荡公子认为,去了帝都一定有更多的机会结识名媛吧!没错,说不定还是意想不到的邂逅……
(哎呀,这不也有好处吗!)
对未来的美好遐想使他喜笑颜开,早就把刚刚的纠结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否顺利加入骑士团,一想到这事还是有些烦,如果得不到父亲的认可加入,那么不如我自己去帝都,当是游览观光如何?
不行,达缪隆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。结界外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,被魔兽追得四处逃命和在小巷打架还是有差别的。
他不认为父亲的手下,以及家里人有乐意陪着自己的,这样一来孤身挑战未免太过鲁莽,冷静想想也犯不着冒如此大的风险。
忽然他感到莫名被注视着,扫了一眼旁桌,发现那帮人在看着他小声说些什么,他笑眯眯地望过去,那边反而匆忙回避视线。
看来待的时间太长了。他缓缓离开座位,顺便改变了主意。
总比躲来躲去被发现强。
不用再犹豫了。
如果去帝都这事怎么都躲不开,那不如放轻松好好享受。也没准加入骑士团很有趣呢,就算预料之外——应该也有办法解决。达缪隆对自己的想法坚信不疑。
不过有一件事始终是个心结。
(难得我离家远行,却落个被赶出啊、逃离家门的说法,不爽……)
思绪飘了一会儿,他嘴角露出微笑。
站起身,把前些日子赢来的金手环扔给店员,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便轻快地离开了酒馆。
“那么我们启程吧,骑士大人。”
深蓝与蔷薇色渲染了黎明前的天空,达缪隆坐在马车上对身边的骑士亲切地说道。
马车四周有几只轻骑的身影。
送行的人群中除了有父亲斯帕尔多,阿托麦斯家所有人,连平时对达缪隆怀恨在心的家伙们都来了,还有喜欢凑热闹的市民。总的来说这次骚动惊动了街道中的所有人,大家一副强行被叫醒睡眠不足的样子,无语地注视着主角。
而经过了一夜的寻人,法里海德的家丁们正在趁黎明前往家里赶,没想到在门口看到了此番景象。
“不孝之子达缪隆.阿托麦斯,为了进一步磨练自己,成为更出色的人,决定前往帝都,加入骑士团。启程前承蒙诸位相送,倍感荣幸,本人必定干成一番大事,衣锦还乡!”

正是达缪隆动用父亲名义连夜召集了骑士团为自己所用,此刻的他也毫不忸怩地和疲劳奔忙了一夜的人们热情打着招呼。有几个会察言观色的人配合着鼓掌,达缪隆把这当做喝彩更加热情地回应着。斯帕尔多因为诸多情绪翻涌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和达缪隆对着干的那群家伙在骑士团面前也不敢闹腾了。
就算贵族骚动,骑士一般会给个面子不做深究,但是以阿托麦斯家在当地的声望,骑士团也会站在阿托麦斯家一方。
达缪隆向人群最后说道。
“我不在了,想必法里海德都会变得很无聊吧!哎呀,大家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回来的!”
马车前进,太阳悄悄从地平线升起,铁蹄和车轮相继碾压着石板地,达缪隆的声音响彻在法里海德的天空。
“父亲!暂且别过啦!”
达缪隆的父亲,阿托麦斯家当主,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一句话。责骂、鼓励、亦或是分别的叮嘱……


待续

虚空の仮面

2015年09月08日
虚空的假面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1-(1)

法里海德,东大陆伊利奇亚首屈一指有着悠久历史的街道,也是<帝国>多数名门贵族的发源地。
达缪隆.阿托麦斯。
这位被赐予了虚名特权,整日游手好闲的二少爷的故乡便在此处。
在帝国,如果身为贵族家的次子,就意味着继承家业这份重责与你无关,从另一个角度想,可以一辈子过得无忧无虑不愁吃穿。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早已成人,可是依旧独身,每天享受着单身贵族的乐趣。
在贵妇人与有钱人家小姐的话语中,达缪隆这个名字充满诱惑力,而大多数男人却对他恨得牙痒痒。
不爱学习,偏偏从小脑子聪明,又懂得举一反三,搞得父亲很无奈,经常叹气这孩子是不是点错了技能树,该学会的都忘在娘胎里,没用的能力一个不缺。
达缪隆关键时刻很果断,经常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实力,偶尔会和那些对他怨恨的人,或者雇来的找茬者过招,可是从未输过。
偶尔也会利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魔导器,发动魔导术搞一些恶作剧,甚至顺手牵羊。
虽说惊动骑士团是常事,但基本都能让他成功逃脱。就算运气不好被逮到,也会亮出自己贵族的身份,最终化险为夷。
达缪隆此刻并没有泡在酒馆、也没有沉浸在温柔乡、更没有耍弄其他愚笨的贵族,此刻的他只是懒洋洋地走在自家走廊上。
上乘黑色布料缝制出的服饰闪耀着贵族独有的光泽,从金银刺绣镶嵌的袖口微微露出透明质感的纯白蕾丝内衬。
贵族,而且是非一般贵族,奢华得恰到好处,巧妙避开了可能带来的暴发户印象,身上的装饰品低调不失华美,点缀在衣服上细小的宝石发出或绿或红的光辉,精致、谦逊、又带着强者气质。
可衣服的主人现在的表情离谦逊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自己的家中无拘无束不奇怪,只不过现在达缪隆的表情既不是贵族派的妄自尊大,也不似让对手掉以轻心的亲切笑容,而是一种来自高位者的渺视,含着些许异样的冷笑,又像在自我嘲讽。
踏着脚底的蓝色绒毯,沿着庞大宅邸长廊走了许久,他停在一扇厚重而具有威严的大门前,望向天花板长叹一口气。
紧接着便露出微笑把脸侧贴在门上,弯起的指关节轻轻叩了三声,不等门里面回应便拉开门把像泥鳅一样一只脚先滑了进去。
“您找我吗?父亲大人——”
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小圆盘直直地飞向面门,达缪隆头轻轻一侧闪开。接下来第二枚、第三枚,都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,逐一击碎在身后的大门上,发出悲鸣一样的声音。
由不得他喘息,这次飞过来的是墨水瓶,眼看着闪避不能,他只得用右手接住,在确认没有第五个不明物体后,悠然自得地迈进屋,背朝落地窗轻轻把墨水瓶放在了桌上。
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站在书桌前,保持着刚投掷完的姿势身子轻微颤抖着,呆掉的达
缪隆立刻重整笑颜,再次问道。
“唤我何事?父亲大人——”
站在他对面的人——达缪隆的父亲,名门阿托麦斯的当家,斯帕尔多.阿托麦斯——用可以灼伤对方的视线狠狠地盯着儿子,鼻子重重地“哼”了一声,暂且让表面归于平静后,整个人猛地坐在了沙发上。
佣人们进屋一言不发利索地收拾着一地残渣,达缪隆听到身后响起类似小小银铃碰撞的声音。
他不看父亲,环视屋内。
大门雕刻的精细花纹上布满大大小小新旧伤痕,仔细看房内的墙壁、书架、柱子……目及所致都会发现有很多与高雅不相符的痕迹。甚至很多藏在家具里的物件也无一幸免。
到底毁了多少艺术品、失去了多少财产啊——
达缪隆事不关己地思考着,这让他的父亲彻底爆发。
“卡尔尼塔尔那家伙一早就差人来抗议,说昨晚有人偷偷溜进他女儿房间!”
话语间好像压着沉重的石块,斯帕尔多强忍住怒火说出那个棘手的贵族名字。虽然没有叱问是否儿子所为,但这基本不用怀疑。
达缪隆目光重新移到父亲脸上。
“不用担心,谁也没看到啦。”
“没问你这个!”
达缪隆耸了耸肩,自己说的是事实。他还没有笨到被人抓到小辫子,而且也敢拍胸脯保证那个姑娘不会出卖他。
“只要对方拿不出证据就是找茬,放心。”
父亲放在书桌上的右手抽搐着,看得出他在拼命克制自己再次抓起什么扔出去的冲动。
房间角落的佣人们时刻准备着继续收拾残局。
在没进屋之前就料到后面要发生的事,想到自己还没开门,父亲就早已发飙,达缪隆不由得心中苦笑。
“不管是不是你干的,今后不许再给阿托麦斯家丢人!”
好像知道自己的训斥是无效的一样,父亲的声音逐渐变小,不过正因为知道是白费口舌他才格外生气。
达缪隆重新审视父亲。
脑中浮现“典型的贵族”这个形容。
顽固的表情、古板的穿着,好像从历史久远的油画中走出的老头子一样。和这座房子倒是蛮搭。
达缪隆以前并不觉得父亲与自己有什么不同,因为大多数贵族都是这样的,但是……
就像水和油,乍看相似,却永不相融。
至今为止不被理解的苦涩感觉,每次回想起来都只能一个人默默消化。
但是他从没抱怨过。
“我明白了,我发誓今后稍微自重些,没事我回去了——”
反正我说的是“稍微”,达缪隆觉得自己如此机智正准备离开,一旁的父亲好像并不打算放她走。
“手腕上是什么东西?”
眼睛倒挺尖……达缪隆心里一边吐槽一边抬起右手,金色考究的手环闪闪发光。
“一次小聚会朋友给的。”
“那个朋友是萨尤吉德家老三吧。”
“大家都挡着脸,不敢确定。”
<被选中的假面舞会>——斯帕尔多仿佛对这个词充满厌恶,改了改口。
“我听说了,你跟一群游手好闲的家伙混在一起。”
所谓的假面舞会,是年轻贵族们定期举行的一种常见宴会。表面让大家戴着假面互猜对方身份,实则更像年轻人聚众胡闹。
昨天的晚宴,达缪隆被某个家伙找茬,最后双方厮打起来,这个手环正是昨晚的战利品。
“多半是你为了金手环揍人家吧。萨尤吉德家的臭小子好像在街上到处散布谣言,真是的,你们这群家伙还懂不懂贵族的规矩。”
(把晚宴发生的事说出去违反规则,不守规矩的是对方吧)
当然这话达缪隆只是心里说说。
父亲把最近儿子惹的祸、搞的恶作剧每样搬出来数落,看来今天别想那么早抽身而退了。
达缪隆正盘算着把今日既定的安排取消,忽然听父亲说道。
“哎……算了。”
达缪隆微挑眉毛显得有些惊讶。
(算了?)
儿子的表情让斯帕尔多觉得今天终于有点成就感,一直绷紧神经的他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坐进沙发里,脸上缓缓露出微笑,又带着一丝伤感。
看来说教是为正题做铺垫呢,而现在的气氛只能用阴郁来形容。
最后一次见父亲的笑容是什么时候呢?达缪隆想不起来。
“我作为你的父亲、作为一家之主、考虑了很久。怎样才能把你顽劣的个性纠正过来。现在我终于看清,只要待在法里海德,在阿托麦斯家的庇护下、你的本性永远不会变,如此一想再简单不过。”
达缪隆装出一副准备接受裁决的小偷模样。
“我决定把你送往帝都。”


待续。

虚空の仮面

2015年08月26日
写在开头
不是什么大大,文笔这东西就……能看懂就好(
选这篇也是因为喜欢TOV,虽然本命百合,大叔的支线也骗足了俺的眼泪,每次玩都会哭的桥段。
大叔前传作为第一本日翻,我会努力好好对待的_(:з」∠)_
以下就正式开始啦~




虚空の仮面

序章

好像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男人停下脚步。
环视周围,却发现并没有人注意自己。
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,<帝国>中枢,帝都扎菲亚斯的商业街集市早已热闹起来,喧哗与叫卖声不绝于耳。
与其说是商店街,这里的规模更接近广场,在这个帝都最引以为傲的广场两侧,目及之处林立着不少小店与露天摊位,小贩们各自忙碌着无暇他顾,准备迎接早晨的第一拨客人。
就在前不久帝都刚经历完一场浩劫,全城避难,而眼前的光景却让人怎么也无法联想到这件事就发生在几天前。劫难留下的爪痕随处可见,清晰地烙印在窗户与崩塌的墙壁上,市民们淡然的样子仿佛生活从未受过干扰,只是在描绘着日常风景罢了。
男人歪着头,像在寻找着牵动自己思绪的事,绑在脑后的辫子跟着晃啊晃。
男人的名字叫雷文,认识的人都这么唤他。看起来三十岁过半,身上不规矩地罩着一件短外套,用略像梳子的东西把一头乱发绾起,勉强撑起一点精神。
真受不了早上的阳光啊……男人眯着似乎刚睡醒的双眼,邋遢的胡子如乱草长在下颚,没什么重量的外套穿在他身上仿佛扛了一座山——一个驼背、颓废又不拘小节的家伙,这就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。
相反男人的步伐却是轻快的,每一步走起来都毫不犹豫。他的目光深邃如不见底的湖水,表面漾起的波澜并不能打搅湖底那片静谧,即使样貌可疑,也似乎隐藏着某种坚定的信念。
体内曾经存在着一个人,或者说已经不在了吧。
雷文比谁都清楚,现在的他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。
究竟是什么让他停住脚步?小贩们继续忙碌着,雷文一边小心避让着他们,一边向他们投去仿佛眺望太阳一般的眼神。
无论陷入怎样的境地,都会挺直腰板努力生存下去。他喜欢这些有韧性的人,不过更喜欢有着如此想法的自己。
今天或许也是个好日子。
就在此时,他听到了那个名字,是谁在呼唤……如果不是在叫他又会是……那个发音和自己的“雷文”完全不像的名字,就这样穿过喧闹的人群传入他的耳朵,毫无预兆地滑入精神最深处。
好像开启迷宫尽头书库的钥匙、好像对着枝叶繁盛的巨木递出一片嫩叶。
本以为早已不会忆起、却永远不会忘记的名字——
又被谁再次唤起。
达缪隆。
一个抱着货物的年轻人听到声音从小路冒出来,朝着呼唤他的人跑去。
看来他就叫“达缪隆”啊。
但是——
翻涌而来记忆让雷文闭上双眼,小贩们的声音仿佛被隔离到另一个时空。
记忆的狂澜无声地拍打着意识的岸边,从昏暗的地平线那头,一浪高过一浪。
达缪隆.阿托麦斯。
这个曾经一分为二的男人,藏匿着无人知晓的另一个过去。
 | HOME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