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2017年08月23日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虚空的假面 第一章 贵族 part 2(2)

2017年02月03日
达繆隆侧着身穿过马路,路人仿佛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推走,大家默认地匆匆给他让出了一条道。
一开始是露天商铺的店主发现了他,看父亲样子奇怪女儿也明白了,有骑士大人正在朝自己走来。女孩未施粉黛,可爱的脸庞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达缪隆拿出平时最擅长的待人方式,笑着对女孩说:
“这位小姐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“请、请问……骑士大人……?”女孩好像还没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一时僵在原地。

PR
つづきはこちら "虚空的假面 第一章 贵族 part 2(2)"

反省一下

2017年02月02日
上一篇日记是去年6月,中途无论因为什么可抗力不可抗力反正这边又荒芜至今,而经历了再次重装电脑后,之前翻的文由于保存在其中又拯救不出来只好跟着拜拜……
想着懒人如我得来不易的劳动果实就没了,多少有些惋惜,虽不多,也是时间与精力的结晶。

而买了mac后最方便的应该是能督促自己(但愿?)有空翻译点。
要说苹果的东西装逼有装逼的道理,真的有了它就会忘记开电脑_(:з」∠)_

然后新的一年,希望各方面都能有新突破吧。不跟别人比,起码自己不要活得越来越倒退。

最近嗯……

2016年06月28日
看到别人的lofter忍不住想起自己这块可怜的blog,几个月前还说要翻译什么坚持下去,一转眼下月就是TOF2016了,打脸啪啪啪_(:з」∠)_

不过自打换了工作后,从上下班的烦躁的长距离路程到高频率加班(就这头还不满意)自己的时间和空间确实被侵蚀得所剩无几,每天刷刷手游这种换做以前最不屑的事情,也变成了难得的消遣时光,周末基本用来睡、补番、发呆,一闭眼又特么是上班,天天想着该辞职了吧,于是将在下个月成真,待我从TOF回来,老子不伺候了。
所以说班上成这样也够没意思了,希望下一个首先在路程上可以不烦躁,其次能用到自己的经验和资源。
至于钱,那是另外一码事,想赚的多,就要牺牲的多,我又不想牺牲那么多,怎么着,凑合着来吧。
说句脸皮厚的,我一北京本地人,没房贷压力没婚姻约束,父母开明,干嘛还跟自己过不去呢╮(╯▽╰)╭

等下礼拜一过,又是一条好汉!
是休息一暑假还是继续找点事做,全看心情吧。

要紧的是周五快去剪头,刘海已经不能忍了_(:з」∠)_

虚空的假面

2016年03月27日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2-(1)

“天气真不错。”
达缪隆站在大路中间仰望着帝都扎菲亚斯的天空。
天空的颜色与法里海德并无二致,只不过多了几圈环绕在市街上空的结界光环。
肉眼可见四道发着光的巨大环状物将帝都全域笼罩,想看清它们全貌唯有离开庇护,走到结界之外的地方。
在帝国境内所有结界中,帝都的结界拥有最高性能。也可以说是整个世界——迪鲁卡·琉米雷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结界,四重光环便是其象征。
意识到被这不得了的大玩意与陆地上众多建筑物夹在中间,达缪隆莫名地感到自己特别渺小,不太舒服。两重结界已经够憋屈了更何况四重,这种压迫感他至今都不习惯。
看了看旁边,一柄巨剑由帝都中枢直冲云霄。如此庄严之物便是守护帝都的结界魔导器,也只有它能输出四重光环了。剑尖上方运行着巨大方阵术法——这片王冠纹路的光之纹章也算是帝都结界特有吧。
达缪隆想到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这片景象的时候。
在前往帝都的途中,骑士们对达缪隆还是比较有礼貌的。就算这个新人以后成了自己的部下,好歹是名门贵公子。
他机灵地跟大家搭话,很快融入到了团体里,顺便打听出了今后骑士团生活是何种样子。
“来这里最希望的当然是直属于帝都骑士团了。”
马背上一名骑士直言。
“实现不了的话,发配到大点的城镇也行,这是底线。”
“这么说去乡下过得不开心?”
骑士们大笑着摇头。
“你认为这地方的骑士团要做什么?城镇这么小,去别处工作的人自然也就不少了。”
有的骑士说乡下魔物多一些,有的骑士说这地方并不富裕,商队规模不大,自然没钱雇什么保镖,因此依靠他们的机会就比较多。
大家觉得道理不用讲达缪隆肯定深有体会。
“而且大多数委托来自平民,你真打算为他们卖命吗?”一开始那位骑士说道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
从骑士们的态度和话语间,达缪隆大概察觉到骑士们渴望的到底是什么了。
“从这点来看法里海德还不赖,在街上走几圈就完事,偶尔轰一轰那些小偷。”
自己搞不好还在小巷被这个骑士驱赶过呢,达缪隆老实承认。
“不过还是帝都生活好啊。”
(这些人好像都是扎菲亚斯出身)
骑士们充满优越感的口吻让达缪隆下定决心,自己可不能变得像他们一样。
不过让他们如此引以为傲的故乡,帝都,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真想早点见识一下。
而他很快就得偿所愿。一行人聊着各种不着边际的话穿过小树林,忽然一名骑士很激动地大声说道。
“看到了!终于回来了!”
其他骑士跟着欢呼。
(帝都吗?在哪里……)
顺着他们指的方向望去,小树林不知何时早被甩到身后,前方视野一片开阔。
达缪隆倒吸了一口气。
一眼望去首先看到浮在空中的光,随后是笔直地插入苍穹的巨剑顶端——浮在空中的巨大结界以及驱动它的结界魔导器,达缪隆被这常识之外的景象震慑到了。
那便是传说中的大都市。
隆起的山包表面林立着数不清的建筑,基本没有小型的,可分辨起来又相当困难,也许这就是大都市才有的规模吧。
市街为多层同心圆构造,由墙壁隔开,向里收拢。都市整体的庞大让墙壁显得很不起眼。但是周围任何建筑物都明显比法里海德高。而矗立在中央山顶最显眼的位置的大城堡,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皇城了。
城堡中央有一把超乎寻常的巨剑直插云霄,四重光环围绕。。
达缪隆曾经想过,大城市肯定有大城市的样子,但是亲眼所见却是完全超乎想象。和这里一比,法里海德当真是乡下。他甚至觉得此番景象并非人类可以完成,不知不觉看得入了神。
“那就是扎菲亚斯,统治迪鲁卡·琉米雷斯全部领土伟大的帝都。以皇帝陛下为中心,全世界的心脏,最大的都市。”
骑士的声音因为激动有些颤抖。
“扎菲亚斯……”
达缪隆喃喃地说出这个名字。
骑士滔滔不绝赞美着皇城的壮丽、集市的繁华、名门望族的府邸与住在那里美丽的贵妇人,达缪隆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(不会错,那里等待我的是足以让故乡记忆褪色的新鲜刺激的生活)
就这样,达缪隆.阿托麦斯,被故乡放逐的法里海德放荡贵族,来到了扎菲亚斯。


“喂,发什么呆。”
声音把正在出神的达缪隆拉回到现实。
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一名骑士,他叫米尔潘,而他身后还有俩人,也是熟面孔,都是和自己一个小队的同伴。
米尔潘和那两个人都是贵族,且血统纯正帝都出身。
达缪隆来到帝都已经过了大半年。
期间有让人手忙脚乱走形式的入团考试,训练期过后他便与这些人成了队友。
虽说成绩优秀被留在帝都,但是之后的任务并没有展示骑士的本领,接近美丽贵妇人的心愿也没能得以实现,与他的期待相反,这半年平淡得好像白开水。
米尔潘他们觉得这位后辈天生机智,普通人入团立刻会表明自己家世背景,达缪隆则是先和大家打成一片建立人际关系,几个人也就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位后辈。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天气不错。”
“说起来有段时间没下雨了呢。”
和达缪隆不同,这些人并没有注意结界的变化。对于他们来说巨大的光环和空中漂浮的云一样,存在得理所当然,平凡得不值一提。自己什么时候也会有如此心境呢?达缪隆有点无法想象。
“你在这里干嘛呢?”米尔潘问。
达缪隆挠挠脑袋。
他不指望这群人理解自己有时候想独处,再加上庞大的帝都自己尚未摸清,也没有找到适合溜进去的酒馆。
“我在待机。”
米尔潘倒也接受了这不像理由的理由,本来待机时间就算不在屯所,也没人会在意。
待机时间,就是如字面意思骑士们在屯所某处等待任务,没任务的时候就要留守待命,而贵族出身的骑士占了大多数。
“我们要去噬月亭,你来吗?”
小队里站在中间的米尔潘问道。
“哦~不错嘛,我去我去。”
达缪隆完全忘记还是工作时间,爽快地答应了。反正就算被逮到顶多也是骂一顿而已。
四人穿过帝都商业区朝着常光顾的酒馆走去。
商业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,可以说是与皇城并立,扎菲亚斯另一个引以为傲的中心。无数从帝都带来的商品在这里交易,有的直接在此消耗,有的则被送往其它城市,很少有贵族亲自驻足购买,但是他们的穿着已表明一切,而且经常能看到贵族家丁。
擦肩而过的人大多家境殷实,大家看到达缪隆一行走来,就好像逃离大鱼的小鱼一般,立刻保持距离让出道路。
好像把我们当成危险的地痞无赖,达缪隆苦笑着想,在平民看来,无赖也好骑士也罢,都是差不多的家伙。
“我说,噬月亭好是好,偶尔换换口味如何?”达缪隆身后的骑士提议。
“你的意思是?”旁边的骑士问。
“噬月亭有点吃腻了呢,偶尔换个不同感觉的不是更有趣吗?说白了就是,一般人。”
“想和外行人喝?你小子是兜里没钱才这么说的吧。话说你有目标了?”
有的话一开始就说了好吗,同伴耸了耸肩。
米尔潘望着大街露天商店。
“那姑娘怎么样?虹色棚顶那家隔壁第二个。”
“米尔潘你这家伙喜欢那种类型啊。”
“想请不认识的平民喝酒?真会来事。”
“不是你们说的吗?”米尔潘道。“就算是平民,也有姿色不错的,而且找个平民也不会给自己惹事。对吧,达缪隆。”
并不发表意见,达缪隆随便附和道。
“嗯?啊,是这样吧。”
“好,那么就交给你了。”
“我?”
“你不是说过自己擅长搭讪吗?”
其他同伴也向他投来期待的目光。
没有写在脸上,但是达缪隆的内心很不舒服,自己再怎么放荡不羁,也没对平民下过手,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。即使自己骑士资历尚浅,所有平民对骑士的反应他也再清楚不过。
但是米尔潘那群家伙才不会管吧,实在不行亮出骑士身份使用强制手段,他们想得非常简单。
所以说那些人才是骑士,就像父亲那样的才是贵族一样。
想到此他颇为放松,与人交往其乐无穷呢。达缪隆浮夸地应了下来。
“明白了,各位不开窍的朋友,请允许在下献丑了。“


待续

隔了这么久上来先反省一记

2016年03月27日
看了一下最后一条博客是2015年11月,直到现在这条,隔了一个季度。
本来说好的坚持翻译也被自己的懒惰打败放置了好几个月,真是打脸啪啪啪_(:з」∠)_
然后上班后每天忙成狗仿佛又有了正当理由,无论怎么说依旧打脸啪啪啪_(:з」∠)_

鉴于拿到了小伙伴给带的最新TOV小说,决定乘势翻译再开,希望在今年TOF前可以把虚空的假面完成,这里没人监督我,我自己监督自己(
其实我真的很讨厌中途半端的……
战胜惰性!
 | HOME | 次のページ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