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2017年11月25日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虚空の仮面

2015年09月08日
虚空的假面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1-(1)

法里海德,东大陆伊利奇亚首屈一指有着悠久历史的街道,也是<帝国>多数名门贵族的发源地。
达缪隆.阿托麦斯。
这位被赐予了虚名特权,整日游手好闲的二少爷的故乡便在此处。
在帝国,如果身为贵族家的次子,就意味着继承家业这份重责与你无关,从另一个角度想,可以一辈子过得无忧无虑不愁吃穿。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早已成人,可是依旧独身,每天享受着单身贵族的乐趣。
在贵妇人与有钱人家小姐的话语中,达缪隆这个名字充满诱惑力,而大多数男人却对他恨得牙痒痒。
不爱学习,偏偏从小脑子聪明,又懂得举一反三,搞得父亲很无奈,经常叹气这孩子是不是点错了技能树,该学会的都忘在娘胎里,没用的能力一个不缺。
达缪隆关键时刻很果断,经常展现出令人惊叹的实力,偶尔会和那些对他怨恨的人,或者雇来的找茬者过招,可是从未输过。
偶尔也会利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魔导器,发动魔导术搞一些恶作剧,甚至顺手牵羊。
虽说惊动骑士团是常事,但基本都能让他成功逃脱。就算运气不好被逮到,也会亮出自己贵族的身份,最终化险为夷。
达缪隆此刻并没有泡在酒馆、也没有沉浸在温柔乡、更没有耍弄其他愚笨的贵族,此刻的他只是懒洋洋地走在自家走廊上。
上乘黑色布料缝制出的服饰闪耀着贵族独有的光泽,从金银刺绣镶嵌的袖口微微露出透明质感的纯白蕾丝内衬。
贵族,而且是非一般贵族,奢华得恰到好处,巧妙避开了可能带来的暴发户印象,身上的装饰品低调不失华美,点缀在衣服上细小的宝石发出或绿或红的光辉,精致、谦逊、又带着强者气质。
可衣服的主人现在的表情离谦逊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自己的家中无拘无束不奇怪,只不过现在达缪隆的表情既不是贵族派的妄自尊大,也不似让对手掉以轻心的亲切笑容,而是一种来自高位者的渺视,含着些许异样的冷笑,又像在自我嘲讽。
踏着脚底的蓝色绒毯,沿着庞大宅邸长廊走了许久,他停在一扇厚重而具有威严的大门前,望向天花板长叹一口气。
紧接着便露出微笑把脸侧贴在门上,弯起的指关节轻轻叩了三声,不等门里面回应便拉开门把像泥鳅一样一只脚先滑了进去。
“您找我吗?父亲大人——”
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小圆盘直直地飞向面门,达缪隆头轻轻一侧闪开。接下来第二枚、第三枚,都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,逐一击碎在身后的大门上,发出悲鸣一样的声音。
由不得他喘息,这次飞过来的是墨水瓶,眼看着闪避不能,他只得用右手接住,在确认没有第五个不明物体后,悠然自得地迈进屋,背朝落地窗轻轻把墨水瓶放在了桌上。
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站在书桌前,保持着刚投掷完的姿势身子轻微颤抖着,呆掉的达
缪隆立刻重整笑颜,再次问道。
“唤我何事?父亲大人——”
站在他对面的人——达缪隆的父亲,名门阿托麦斯的当家,斯帕尔多.阿托麦斯——用可以灼伤对方的视线狠狠地盯着儿子,鼻子重重地“哼”了一声,暂且让表面归于平静后,整个人猛地坐在了沙发上。
佣人们进屋一言不发利索地收拾着一地残渣,达缪隆听到身后响起类似小小银铃碰撞的声音。
他不看父亲,环视屋内。
大门雕刻的精细花纹上布满大大小小新旧伤痕,仔细看房内的墙壁、书架、柱子……目及所致都会发现有很多与高雅不相符的痕迹。甚至很多藏在家具里的物件也无一幸免。
到底毁了多少艺术品、失去了多少财产啊——
达缪隆事不关己地思考着,这让他的父亲彻底爆发。
“卡尔尼塔尔那家伙一早就差人来抗议,说昨晚有人偷偷溜进他女儿房间!”
话语间好像压着沉重的石块,斯帕尔多强忍住怒火说出那个棘手的贵族名字。虽然没有叱问是否儿子所为,但这基本不用怀疑。
达缪隆目光重新移到父亲脸上。
“不用担心,谁也没看到啦。”
“没问你这个!”
达缪隆耸了耸肩,自己说的是事实。他还没有笨到被人抓到小辫子,而且也敢拍胸脯保证那个姑娘不会出卖他。
“只要对方拿不出证据就是找茬,放心。”
父亲放在书桌上的右手抽搐着,看得出他在拼命克制自己再次抓起什么扔出去的冲动。
房间角落的佣人们时刻准备着继续收拾残局。
在没进屋之前就料到后面要发生的事,想到自己还没开门,父亲就早已发飙,达缪隆不由得心中苦笑。
“不管是不是你干的,今后不许再给阿托麦斯家丢人!”
好像知道自己的训斥是无效的一样,父亲的声音逐渐变小,不过正因为知道是白费口舌他才格外生气。
达缪隆重新审视父亲。
脑中浮现“典型的贵族”这个形容。
顽固的表情、古板的穿着,好像从历史久远的油画中走出的老头子一样。和这座房子倒是蛮搭。
达缪隆以前并不觉得父亲与自己有什么不同,因为大多数贵族都是这样的,但是……
就像水和油,乍看相似,却永不相融。
至今为止不被理解的苦涩感觉,每次回想起来都只能一个人默默消化。
但是他从没抱怨过。
“我明白了,我发誓今后稍微自重些,没事我回去了——”
反正我说的是“稍微”,达缪隆觉得自己如此机智正准备离开,一旁的父亲好像并不打算放她走。
“手腕上是什么东西?”
眼睛倒挺尖……达缪隆心里一边吐槽一边抬起右手,金色考究的手环闪闪发光。
“一次小聚会朋友给的。”
“那个朋友是萨尤吉德家老三吧。”
“大家都挡着脸,不敢确定。”
<被选中的假面舞会>——斯帕尔多仿佛对这个词充满厌恶,改了改口。
“我听说了,你跟一群游手好闲的家伙混在一起。”
所谓的假面舞会,是年轻贵族们定期举行的一种常见宴会。表面让大家戴着假面互猜对方身份,实则更像年轻人聚众胡闹。
昨天的晚宴,达缪隆被某个家伙找茬,最后双方厮打起来,这个手环正是昨晚的战利品。
“多半是你为了金手环揍人家吧。萨尤吉德家的臭小子好像在街上到处散布谣言,真是的,你们这群家伙还懂不懂贵族的规矩。”
(把晚宴发生的事说出去违反规则,不守规矩的是对方吧)
当然这话达缪隆只是心里说说。
父亲把最近儿子惹的祸、搞的恶作剧每样搬出来数落,看来今天别想那么早抽身而退了。
达缪隆正盘算着把今日既定的安排取消,忽然听父亲说道。
“哎……算了。”
达缪隆微挑眉毛显得有些惊讶。
(算了?)
儿子的表情让斯帕尔多觉得今天终于有点成就感,一直绷紧神经的他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坐进沙发里,脸上缓缓露出微笑,又带着一丝伤感。
看来说教是为正题做铺垫呢,而现在的气氛只能用阴郁来形容。
最后一次见父亲的笑容是什么时候呢?达缪隆想不起来。
“我作为你的父亲、作为一家之主、考虑了很久。怎样才能把你顽劣的个性纠正过来。现在我终于看清,只要待在法里海德,在阿托麦斯家的庇护下、你的本性永远不会变,如此一想再简单不过。”
达缪隆装出一副准备接受裁决的小偷模样。
“我决定把你送往帝都。”


待续。
PR
Comment
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