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2017年06月27日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虚空的假面 第一章 贵族 part 2(2)

2017年02月03日
达繆隆侧着身穿过马路,路人仿佛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推走,大家默认地匆匆给他让出了一条道。
一开始是露天商铺的店主发现了他,看父亲样子奇怪女儿也明白了,有骑士大人正在朝自己走来。女孩未施粉黛,可爱的脸庞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达缪隆拿出平时最擅长的待人方式,笑着对女孩说:
“这位小姐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“请、请问……骑士大人……?”女孩好像还没明白自己将要面对的事情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一时僵在原地。


“请问……您找我…………
“别这么紧张嘛,只想占用你一点时间。”
想装得像开玩笑缓解一下气氛,没想到却适得其反。女孩很明显被吓得不轻。
料想到会变成这样,达繆隆还是叹了一口气。他明白,无论自己说什么,在对方看来都是“骑士的命令”。
(接下来怎么办呢)
他看到不远处伙伴们一个个期待的样子,等着看好戏。
耽搁得有点长,达繆隆察觉自己的存在已经逐渐引起路人注意了。一股与市场喧嚣不同的骚动感蔓延开来。旁人看的话,或许只是骑士近距离向市民问话、要带当事人女孩而已吧。
差不多了。达繆隆觉得努力至此已经够对得起兄弟们。
(赶快找个借口脱身,结束这场表演吧)
达缪隆决定态度强硬些。
“好了跟我过来”
“啊……!”
稍微用力抓住女孩的手腕,她的表情明显已经从不安变为惊恐。
不在意路人目光,他企图把女孩生拉硬拽过来,不过女孩强烈反抗他也考虑放手,就在此时——
达缪隆耳畔的空气微微作响。
身边的吵杂瞬间归于平静,视线的前方建筑物墙壁间好像有个黑点在闪动。
女孩看到后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,然后立刻回头看了看着达缪隆身后。
顺着她的目光达缪隆也慢慢回过头去,原本游刃有余的他,此刻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,吓得张大嘴。
一只满弦即发的弓正瞄准着他。这只弓的构造有些特别,上面镶嵌着复杂零件,是自己从没见过的类型。弓箭的主人是一名女子,人群远处凛然而立。
没有一丝犹豫,只是在等待射出的时机。
达缪隆抓着女孩的手渐渐松开,女孩立刻趁机逃到了远处。此时达缪隆再没闲心搭讪,他知道接下来若有分神,就可能死在弓箭下。
“是卡娜莉……
不知是谁低声说道。
这句话让意识麻痹的卡缪隆一下子清醒过来。吓僵的舌头好像也能动弹了。
“搞什么……
话音未落,箭携风而至。
达缪隆反射性向后跳了一步,瞬间箭射在了前一秒他还站的地方。等不及站稳再次后跳两步发现,第二发箭已射在了刚才站的位置。
他不停跳跃躲闪,而箭也不间断地追随着他,三发、四发、五发。每一箭都轻松射入石板,在他眼前漂亮地形成一条直线——向着墙壁。
不等他反应,箭已飞来,将他牢牢钉在墙壁上。冲击与疼痛使达缪隆大脑一片空白,脑袋旁边就是射来的第一箭——身后一圈黑点,正是逼退,将他压制的其余几箭。
抬起头来,他看到接下一发朝自己面门袭来。
瞬间,他已经无从判断,最后逃命的机会也将失去。
要被射中了——
耳边传来墙壁被什么射穿厚重的声音,下一秒人们欢声沸腾。
顺着令人不快的声音望去,右肩衣襟被箭射穿,但是却未伤他分毫。
达缪隆还来不及感叹其箭术高超,对方已经摆好架势准备下一箭。
他禁不住大叫。
“喂!住手!喂!你!等一下,慢着慢着——
是没听见还是不想听呢,无情的箭再次射来。
既然动弹就会被射,达缪隆干脆闭上了眼睛。
又一声箭入隙,他知道箭再次封住了他的退路。
战战兢兢睁开眼,他发现自己像昆虫标本一样被完美钉在墙上。
精确算出人体与护甲的间隙,只射穿衣物,就可以将其制服。如果不算逃跑时候后背的撞伤,真的毫发无损。
无论速度与命中,都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地。
周围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。这不属于狼狈的达缪隆,当然,是献给箭的主人——卡娜莉。
…………!”
达缪隆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
卡娜莉放下弓箭。
此刻,他终于能看清弓箭主人的模样了。
看起来和自己年龄相仿,海蓝色长发被微风轻轻吹起,白皙的皮肤,秀丽的容颜,眼神坚定地注视着达缪隆。
他对这女人身穿的甲胄有印象,不对,等一下,何止是有印象,简直天天见!
(难以置信!这个女人居然是骑士!)
骑士团也是有女性的,但是大多数从事文职,或者是依靠魔导器类成为魔法使。像她这种直接用武器战斗的女骑士,达缪隆第一次见到。
也许为了配合弓箭,她的护甲也属于轻便型,只能看到一副肩甲。胸部有个羽毛模样的小徽章闪着光。
喝彩声不绝于耳,中间有人喊卡娜莉的名字,看来她在这一片颇有人望。同为骑士,反观百姓对自己的态度,简直云泥之别。
卡娜莉好像并没感到高兴,反而显得有些困扰。聪明的达缪隆立刻察觉出了此间异样。
必须解释清楚——想到此,他努力组织语言,打算说点好听的缓解气氛。
(这是误会。我真的没想对那个姑娘怎样。你不了解状况。我也没想到有女骑士大人在,您的弓箭术太厉害了。哎呀~同为骑士大家就不要——
话该怎么说才好。
卡娜莉默默站了一会儿,转身离去,留给达缪隆一个宛如拉弓时毅然决然的背影。
人们给卡娜莉让开道路,随后她经过的地方再度被人潮填满。
欢呼声还在持续着,无人理会身单力薄的达缪隆。
他赶紧朝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高声喊道。
“啊!你等一下!喂!喂!喂!!!”
总算能发出声音,但是被喧闹的市场覆盖根本传不到卡娜莉的耳朵里。女骑士的脚步并没有放慢。
达缪隆气得咬牙切齿,被钉在墙上的他动弹不得,只好大叫。
胡乱叫唤了一阵后,总算找到点平时的感觉。
……我在搞什么啊”
为卡娜莉欢呼叫好的人群慢慢散去,市场逐渐恢复成平常的样子。有些人注意到他,但不敢多看,慌忙移开目光。
达缪隆也喊累了。
(各位尽情观赏吧,在下是被钉在墙壁上的骑士,曾经法里海德的宠儿,如今这副凄惨模样……
他事不关己地胡思乱想着,即使衣冠不整,也努力扮演着“真人壁画”的角色。
这时候,一直躲着看热闹的米尔潘等人有些难为情地出现了。
骑士们开始帮达缪隆拔去钉在他身上的箭。也许是出于愧疚,一行人都不吭声,达缪隆也不方便发飙。
说实话,同伴逃走也无所谓,他早已忘记还有同伴这件事了。
叹了口气,他向大家米尔潘等人打听。
“那女的是什么人?”
“是卡娜莉“——米尔潘等人一边费力拔箭一边略带尴尬地回答。
”刚才就听到了,我是说她是哪个道上的卡娜莉?“
“没有哪个道,就是卡娜莉。反正她自己这么说的。”
“啊?”
“好像出身不错,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已经跟家里断绝关系了。所以,只是普通的卡娜莉。”
“这个普通的卡娜莉,是不是跟我有仇?“
“不明白你什么意思。“
达缪隆朝着卡娜莉离开的方向探出身子,想摆威慑的架势,无奈身上箭未拆干净又被拽了回来。
“你放弃吧,骑士之间禁止打架,别给自己惹麻烦。“
“有她这样把人当标本的吗?!”
一群事不关己的家伙,达缪隆皱着眉头没好气。
“小道消息,骑士团长很器重那家伙,少和她扯上关系啦。”
嘴里依旧嘟嘟囔囔的达缪隆,其实早就恢复平常心态了。
米尔潘说得没错,是自己运气太差,这种行为本身就该挨教训。钻牛角尖的骑士另当别论,自己放荡潇洒,斤斤计较不是本人的风格,就让它烟消云散吧。
话虽如此,达缪隆总觉得被微妙的不协调感牵绊着。
她的表情。
他又想起卡娜莉离去时候微妙的表情。总觉得那个表情很熟悉,可就是想不起来,他有些不耐烦。
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在脑海中始终无法散去,焦虑感逐渐袭来。
米尔潘一行人还在和嵌在墙壁中的箭战斗,达缪隆由他们摆弄,自己朝人群望去,希望自己这副模样能让卡娜莉再次现身。
(没准那个女人回来后,会听我解释,然后向我谢罪,亲自帮我拔箭)
下一秒他立刻使劲摇头,对居然产生了依恋般心情的自己感到生气。
当然,卡娜莉再未出现。
一个小时后,达缪隆终于在同伴帮助下离开墙壁。本想喝个痛快的一行人没想到上来就碰了钉子,丧着脸回到屯所,达缪隆也被上司形式主义教育了一通。
这段期间,脑中的不协调感依然存在。
只是晚上和米尔潘一群人再去酒馆玩耍,让他不知不觉忘记了此事。
PR
Comment
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 | HOME | 反省一下 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