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2017年07月27日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虚空の仮面

2015年11月19日
虚空的假面
第一章
贵族  part 1-(2)


“加入帝都骑士团。”
“骑士团?”
“你再顽劣,也必须在那里待上几年学习规矩,到时候就明白身为《帝国》贵族的一员应有的言行了。”
“我干嘛要学?”
无视儿子最后一句话父亲继续说道。
“运气不错,最近正好有一只要返回帝都的队伍在这边,你跟着他们回去我就不担心了。手续都已经办好,下次入团考试应该来得及,考试内容嘛,这你不用管……喂!有在听吗?”
听到也难以认同。游手好闲者也好认真过着每一天的人也罢,好像赶瘟神一样把人塞到军队里勒令他从今天起做个士兵,士兵们也不欢迎吧。
达缪隆明白此刻该采取的行动。
“恕难从命!”
他灿烂一笑,优雅地行个礼后,就像兔子一样逃了出去。
达缪隆.阿托麦斯,名门阿托麦斯家的公子,无人不知不人不晓放荡少爷,魅力与诱惑力并存,男人们倍感棘手的对象。
现在多了个逃亡者的称号。
当主斯帕尔多并无意声张,但是阿托麦斯的家丁们倾巢出动,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他家少爷这架势,也算让家丑外扬到了整个法里海德。
传说那个达缪隆离家出走被各种寻呢。
平时被达缪隆耍弄的家伙们可算逮到一个能翻身的机会,还有很多八卦爱好者与寻求刺激的人前赴后继。
就算达缪隆被这么多人盯上,但如果让他逃回家就一筹莫展了。不过像本次被赶出家门不能回的状况对阻击者来说却是极好的机会。
“达缪隆少爷!”
“在哪里!看我不杀了你!”
“达缪隆少爷,您在哪里啊!”
“我会先抓住那混蛋,然后绑到麻袋里一顿胖揍!”
“达缪隆少爷!”
听着呼喊自己的声音渐行渐远,当事人自言自语道。
“接下来该怎么办呢……”

他目前所在的地方并不属于贵族区,而是平民熙来攘往街道中随处可见的酒馆。
以前偶尔想独处的时候,他会脱下贵族的衣装换上一身平民服,跑到这里来。
从未戏弄过平民——并不是有着博爱精神,非要说的话,因为这样做缺乏乐趣,所以他的仇家都是清一色的贵族。还好店里的客人即使对贵族街的骚动有所耳闻,也没人发现当事人就在他们旁边。
客人们批判了一会儿当下社会风气,最后还是回到了日常的清扫啊修缮啊等话题上。
达缪隆环视一圈店内,因为事出突然也没带合适的衣服,他只好把显眼的外套以及饰物脱下,好在店内昏暗,暂且是安全的吧。
仰望着泛灰的天花板,达缪隆在想短时间内的对策。
(找个“相好”的姑娘先藏一阵,不过会给人家惹麻烦吧)
换做平时,他会先在某处躲到风头过去,或者悄悄溜回家。
看来这次行不通了。要面子的父亲就算家丑外扬也狠了心不让自己回家,看来他的想法很难改变了。要躲可是持久战。
关于骑士团,达缪隆的印象里他们负责整个街道的治安,有时候追捕自己,并非热心肠,和贵族不太一样的嚣张,因此自己就没想过成为这些人的一员。
听说过不少贵族子弟加入骑士团,没想到父亲为了纠正儿子秉性也会这么做。还是说只是走个形式……
(……纠正秉性嘛)
达缪隆不太舒服,就算父亲打心眼里期待他的蜕变,可究竟希望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呢?
“举止像一个贵族”是父亲的口头禅。像一个贵族。
父亲给出的解释与自己的想法大相径庭。达缪隆认为是矛盾的,展现出与高贵身份相匹配的礼节与教养的同时,不可以表现得高高在上。达缪隆实在找不到平衡点,所以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释贵族的定义。

但在父亲看来儿子的言行和别人家放荡公子哥没什么区别。不仅是父亲,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可以真正理解他。
达缪隆非常孤独,身边那么多朋友、家人又如何?却找不到一位知己。法里海德是他的家乡,又好似一个他从未离开过的异国他乡,更确切来说,自己才像一个漂泊客。
(——别想了)
他摇了摇头,这问题早就困扰太久,最后他选择活得像一个不拘小节的贵族。
像为了避开古旧的伤痕一样,他把这苦恼塞回了记忆深处。
接着浮现出了和父亲的对话。
去帝都,加入骑士团—骑士团—帝都—在故乡生活—在帝都生活。
有资格佩戴传说中的高贵之剑,在帝都生活会是怎样一番感受呢?达缪隆用放荡公子的方式思考着。
帝都,顾名思义是皇帝的都城,法里海德的任何一个贵族,无论多纯正的血统、多富贵的门第,放到帝都都不值一提。那里有着历史更加悠久的世家、有血统更加高贵名门闺秀。在帝都大多数贵妇人眼里,她们只会觉得法里海德出身的姑娘都是乡巴佬。
嗯……放荡公子认为,去了帝都一定有更多的机会结识名媛吧!没错,说不定还是意想不到的邂逅……
(哎呀,这不也有好处吗!)
对未来的美好遐想使他喜笑颜开,早就把刚刚的纠结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能否顺利加入骑士团,一想到这事还是有些烦,如果得不到父亲的认可加入,那么不如我自己去帝都,当是游览观光如何?
不行,达缪隆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。结界外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,被魔兽追得四处逃命和在小巷打架还是有差别的。
他不认为父亲的手下,以及家里人有乐意陪着自己的,这样一来孤身挑战未免太过鲁莽,冷静想想也犯不着冒如此大的风险。
忽然他感到莫名被注视着,扫了一眼旁桌,发现那帮人在看着他小声说些什么,他笑眯眯地望过去,那边反而匆忙回避视线。
看来待的时间太长了。他缓缓离开座位,顺便改变了主意。
总比躲来躲去被发现强。
不用再犹豫了。
如果去帝都这事怎么都躲不开,那不如放轻松好好享受。也没准加入骑士团很有趣呢,就算预料之外——应该也有办法解决。达缪隆对自己的想法坚信不疑。
不过有一件事始终是个心结。
(难得我离家远行,却落个被赶出啊、逃离家门的说法,不爽……)
思绪飘了一会儿,他嘴角露出微笑。
站起身,把前些日子赢来的金手环扔给店员,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便轻快地离开了酒馆。
“那么我们启程吧,骑士大人。”
深蓝与蔷薇色渲染了黎明前的天空,达缪隆坐在马车上对身边的骑士亲切地说道。
马车四周有几只轻骑的身影。
送行的人群中除了有父亲斯帕尔多,阿托麦斯家所有人,连平时对达缪隆怀恨在心的家伙们都来了,还有喜欢凑热闹的市民。总的来说这次骚动惊动了街道中的所有人,大家一副强行被叫醒睡眠不足的样子,无语地注视着主角。
而经过了一夜的寻人,法里海德的家丁们正在趁黎明前往家里赶,没想到在门口看到了此番景象。
“不孝之子达缪隆.阿托麦斯,为了进一步磨练自己,成为更出色的人,决定前往帝都,加入骑士团。启程前承蒙诸位相送,倍感荣幸,本人必定干成一番大事,衣锦还乡!”

正是达缪隆动用父亲名义连夜召集了骑士团为自己所用,此刻的他也毫不忸怩地和疲劳奔忙了一夜的人们热情打着招呼。有几个会察言观色的人配合着鼓掌,达缪隆把这当做喝彩更加热情地回应着。斯帕尔多因为诸多情绪翻涌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和达缪隆对着干的那群家伙在骑士团面前也不敢闹腾了。
就算贵族骚动,骑士一般会给个面子不做深究,但是以阿托麦斯家在当地的声望,骑士团也会站在阿托麦斯家一方。
达缪隆向人群最后说道。
“我不在了,想必法里海德都会变得很无聊吧!哎呀,大家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回来的!”
马车前进,太阳悄悄从地平线升起,铁蹄和车轮相继碾压着石板地,达缪隆的声音响彻在法里海德的天空。
“父亲!暂且别过啦!”
达缪隆的父亲,阿托麦斯家当主,直到最后都没有说出一句话。责骂、鼓励、亦或是分别的叮嘱……


待续
PR
Comment
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